切換到寬版
  • 33閱讀
  • 0回復

“愛國”農民開始質疑特朗普:不知如何生存下去 [復制鏈接]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西安麗都國會ktv招聘電話

      編譯/觀察者網 李天宇
      
      在特朗普挑起的貿易爭端與反常氣候的雙重夾擊下,美國農民損失慘重。這個在2016年對特朗普當選助益良多的群體,如今對總統的懷疑情緒與日俱增。
      
      6月21日,華盛頓郵報刊載一篇采訪報道,稱一些曾將選票投給特朗普的農民“愛國者”們正在對特朗普產生懷疑。以下為文章翻譯(有刪節):
      

      
      奧連特爾鎮,南達科他州。在經歷了長達數周的破紀錄降水過程之后,天空終于放晴,而當地的農民雷·馬丁馬斯(Ray Martinmaas)正面臨緊要關頭。
      
      他開著自己的白色福特F-150皮卡車轉遍了自己家的15000英畝(約91054市畝或60.7平方千米)土地,以尋找一片足夠干燥,能夠種下能夠趕在秋收時成熟的玉米的土地。在經過一片閃閃發光的“毀滅性”水體時,他遇到了自己的鄰居馬克·科頓(Mark Cotton)。
      
      “還是太濕了?”馬丁馬斯放緩車速并問道。
      
      “我們正在抽水,”科頓回答,“那個貿易上的事會害死我們。”
      
      在距離華盛頓千里之外的地方,另一個截止日期也迫在眉睫。為了避免與墨西哥發生潛在的貿易戰,談判代表們正急于達成一項協議,以阻止流入該國的難民涌向美國邊境。
      
      協議最終未能達成,特朗普隨后宣布將對墨西哥實行新的關稅懲罰。對于像奧連特爾的農民一樣,已經因與中國的貿易沖突和連續幾個月的惡劣天氣而陷入困境的人來說,這一決定無異于雪上加霜。
      
      像美國各地的農民一樣,他們正面臨著一個痛苦的抉擇:究竟是繼續在泥濘的土地中種植玉米,還是提出保險索賠?他們能從特朗普5月份所承諾的145億美元援助中拿到多少來彌補損失,又需要種什么莊稼才能拿到它?
      
      農村居民正在對持續不斷的貿易爭端愈加感到沮喪,他們想知道,以“愛國者”之名,特朗普還會呼吁農民們為國家做出多久的犧牲。
      
      “人們開始說,我不知道我們該怎么生存下去了”,馬丁馬斯說。
      
      2016年,馬丁馬斯將票投給了特朗普,但他表示自己將會在2020年的大選中對民主黨人持開放態度。
      
      “你知道,我們在所有的談判中都是首當其沖的人,所以他(特朗普)需要幫助我們,現在就幫”,他說。
      
      馬丁馬斯的家族自1888年起便在這片土地上生活了。他說,自己的農場在去年損失超過了70萬美元,因此他不得不擱置了購買新設備的計劃。他還在為滿倉的大豆發愁,因為中國不再購買美國的大豆。而其他從馬丁馬斯這里購買了干草與谷物的農民也無法支付他們的賬單。
      

      
      現年69歲的馬丁馬斯表示,他對特朗普的援助計劃能幫上多大的忙持懷疑態度,因為援助計劃的總名額和獲得援助的名單尚未確定。
      
      特朗普在2016年的勝利主要取決于像馬丁馬斯這樣的,來自農村與小城鎮的美國人的支持。華盛頓郵報聯合美國廣播公司(ABC)在2019年4月底的新聞調查顯示,特朗普在這一人群中的支持率仍然很高,達到了57?遠高于整個美國的39?
      
      但普渡大學商業與農業中心6月份公布的調查則顯示,悲觀情緒正在農民群體中日益高漲,只有20?人認為美國可以在7月1日結束與中國的貿易戰,而這一數字在3月份還是45?
      
      然而,在有63人的奧連特爾鎮,農民們已經開始出現幻滅和沮喪的舉動。據當地一家銀行稱,有十多位農民沒有續簽來年的農業經營,并有至少一名農民徹底放棄了這筆,準備在本月底進行土地拍賣。
      
      根據美國農場局聯合會(American Farm Bureau Federation)的一項分析,去年南達科他州向中國的農業出口額下降了40?
      
      當地一名獸醫預計,他的農場收入將會在今年下降25?他告訴華盛頓郵報,特朗普的救助方案“就像在一條出血的動脈上貼創可貼一樣,誰也救不了。”
      

      
      馬丁馬斯是一對保守派天主教徒父母的12個孩子之一,在奧連特爾一個沒有電和自來水的小房子里出生并長大。如今他和自己三個兄弟一起經營他的農場,業務包括安格斯肉牛、玉米、大豆、向日葵和生豬,并與自己的妻子居住在一個舒適的房子里,房子中還有手繪的美國國旗和標語“讓自由鳴響”(Let Freedom Ring)。
      
      結婚31年來,這對夫婦共同致力于工作與家庭,他們都熱愛運動射擊和狩獵,并厭惡“沿海精英”。
      
      “我總是說,西海岸和東海岸可以各自建立一個國家,而我們剩下的人照樣會過得很好。”馬丁馬斯對華盛頓郵報的記者說。
      
      “但他們(東西海岸人)會餓死!”馬丁馬斯的妻子貝基說。
      
      “在飛行途徑國(Flyover country,指美國中部內陸地區,因來自美國東、西、南部沿海的人通常只在飛機上見到過這個地區而得名),我們擁有所需的一切,比如食物,石油——”
      
      “除了選民。”貝基回應。
      
      馬丁馬斯說,作為一個拉攏過美國農民人心的總統,特朗普似乎不打算兌現對農村支持者的承諾了。
      
      “他說過他會把這些關稅排除在外?對吧?那現在就是行動或走人(put up or get out)的時候了。”他說,“如果他還想連任,就必須要照顧農民的需求,我們必須要結束貿易戰,并獲得一個對我們盡可能有利的結果。”
      

      
      隨著6月10日,特朗普對墨西哥提出的關稅期限日益臨近(原作者撰文時),當地的收音機和電視中到處都在播放福克斯新聞臺與被當地人稱為“雞肉面網”(Chicken Noodlework)的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N)對貿易談判的報道。
      
      最終,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他已經與墨西哥達成了協議,后者承諾采取“強有力的措施”來遏制來自中美洲的難民,以避免關稅威脅。
      
      馬丁馬斯的兄弟蘭迪認為這是一場勝利,但他本人則不太確定,因為他不希望農民被當成談判籌碼。
      
      “我們的確希望邊境能夠得到保障,但除了拿農民當武器揮向墨西哥以外,應該還有別的方法。”他說,“農場州選擇了他,而這里的人至今仍舊對他持正面態度。但如果一年半以后(2020年選舉時)我們還是處于困境之中,他就別想當選了。”
      
      華盛頓郵報稱,就在特朗普宣布與墨西哥達成協議的第二天,又一場風暴襲擊了奧連特爾。馬丁馬斯不得不開始考慮放棄今年的玉米種植,改為種植如大豆或向日葵等利潤較少的作物。
      
      “他抬頭看著青銅色的天空,以及一場仿佛永無止境的暴雨”,文章作者在結尾這樣寫道。
      
      本文系觀察者網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
      
      
快速回復
限100 字節
批量上傳需要先選擇文件,再選擇上傳
 
上一個 下一個
      黑龙江22选5走势图